杠精的晚年 文摘

杠精的晚年

西安怪人 十多年前,我在西安一小报做记者,跑民俗口,常在书院门那一街的文玩店鬼混。那会我就盘手串,揉核桃,揣葫芦。年轻,也没人笑话你油腻。 有一天,我看见文玩店“三省斋”门口的国槐底下横了两条长凳,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