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经历的传销

2020年6月29日23:10:43 评论 115 次浏览

毕业后,我经历的传销

PART 01

毕业那年,离校那天,我坐上了广州至东莞的大巴车。这趟路,二十多天前,我已走过一次,不算陌生。

此时的我心中是踏实愉悦的。第一次全然踏入社会,即将从事一份全职技术工作,为期三个月的试用期一过就可以攒钱还学费,预计最多半年后就能领到毕业证和学位证,而不是那张白纸黑字的“毕业证明”。嗯......这是正常的人生节奏。

上次来东莞,面试很简单,只简单聊了聊家常,和一男一女聊的。他们都是北方人,男的话不多但显温和,女的很真诚有亲和力。他们没有带我去工厂,说那里机器声大,不是谈话的好地方,于是走去离车站很近的一处公园里,还说我是名牌大学生,工作能力肯定不成问题。

我也重复提了一个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我需要学点什么才能很快适应工作?”“工作不难,上手很快的,只是不管做什么都需要坚持下去才能做得比人强。”
回学校后,我和三五同学还去了位于广州郊区的某制药集团生产基地,大家都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出发前,我也再无一丝迟疑地告诉周遭的同学,“我要去东莞了。”

PART 02

从车站到宿舍所在地,那段路到底走了多长时间,我一点都不记得。只记得左右臂交替背着行李包爬呀爬,终于停在了五楼,呃......或是六楼。这次还是上次那个男的领的路,他已经给我起了个小名,“英子”。我心想说,真土。
房间里有男有女,都很热忱地和我打招呼,其中一个女的,看着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帮我把行李提到了卧室。我哪好意思,赶紧跟上她。一看,一张大床,心里觉得很奇怪,“怎么不是上下铺?”“噢,床挺大的,两个人睡床,一个人打地铺。”“那个......姐,我想冲个凉,一路上挺热的。”“咦?什么?”“啊.......就是洗澡。你也是北方人吧,我是山西来的,刚到广州读书也听不懂冲凉是个什么意思。”“晚上一起冲吧,太费水了。”

客厅里,大家围坐在一张长方桌上看书。我很想问,“谁有空能带我去一下工厂吗?我得熟悉熟悉。”但没问出口。于是我也拉把椅子,坐下翻书。不翻则罢,一翻就傻眼了。这都是些什么书啊?摸起来,那质感比学校图书馆的那些年代书还要古旧,内容更是无法言说,有小说有写作范例书还有中学课本,乱七八糟,毫不搭界。

我这下心里慌了,大家看的书不应该是专业书吗?不应该是跟这家工厂——生产电路板工作相关的书吗?

近十一点半了,有人起身去做饭。我也跟去,但实际上我并没做过什么饭,只能帮着洗个菜什么的。

很快菜就做好端上桌了,全素,味道是真的差。但我在心里安慰自己,这样搭伙做饭也蛮好,起码省钱。

午睡过后,大家照样翻书。

晚饭,吃的和中午没两样。人倒是多了两三个,那个男的也回来了,大家都叫他“主任”。

碗筷洗好了,关灯。大家还是坐在原位,一个个轮流讲话,内容随便,发言就行。我不记得自己当时都说了什么,但肯定是说了点什么的。也不记得别人说了什么,反正很无趣。

一天下来,好生奇怪,这都干的是啥?以前自己是没有全职工作的经历,可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吧?想找个人聊聊,可他们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都不大说话,凡是问跟工作有关的事,都眼神游离,不爱理人。

PART 03

第二天一大早,我在客厅里看到了主任,“主任,我今天应该就可以上班了吧?”“不急,闷了吧,今天我让她们带你出去附近走走。”“可我是来工作的!”“不急哈,先多休息休息,工作不急。”
附近走走,其实就是下楼走走,坐在长条椅上看看周围的人、花、草。

接着又是重复头一天那些事。

第三天,我实在着急得不行,“主任,我性子急,我是来工作的,也是来学习的,不赶快熟悉工作,我睡不着。”“好吧,那我就给你讲讲工作的事。其实,很简单,像你读过很多书,家里条件肯定不错吧,同学也多,所以这工作,你很快就能胜任的。”“这......我有些听不懂”“就是说,你现在开始联系你的亲戚、朋友、同学,向他们推销一种产品......”我已经听不清他嘴巴里蹦出来的那些词了,因为“心里跟明镜似的”,这不就是“传销”嘛。这里的一切,联想起来都是“传销模式”。

最早,“传销”这个词,我是从爸爸口中听到的,他在广州当过七年兵,当然,他也是听别人说的,并没有实质接触过。

我故作镇静地定了定神。“主任,你说的我知道,叫——传销”。“哎呀,不是,你弄错了。”“主任,我之前听过一堂传销课,那种课辨识度很高,听一次就完全明白了。那就是骗钱!”“你怎么能说是骗钱呢?”“那请问,你们不是在我们学校BBS上发的招聘帖子吗?上面写的什么?生产电路板,电路板在哪里?咱们现在一起去看啊。”“你不要激动,大家都是为了生存,要不这样吧,我现在带你去另一个‘家’,那里有一个你们山西老乡,让他和你好好叙叙。”

我表面上义正辞严,实际上内心也在打鼓。他们会对我怎么样?最坏就是,杀了我?路上,主任说他的手机欠费了,借我的打打。我递过去,他却没打,我知道,这是要切断我与外界的联系,但他想错了,我本来就没打算和任何人联系,包括爸妈,那样只会让他们干着急,让我乱了分寸。

PART 04

“老乡,咱们都是山西的,我会骗你?”这个所谓的老乡看上去比那个主任难对付,“老乡,我不是说你骗我。问题是,我猜想,你当初也是被人家骗来的。”“咱们不要说这些,说这些没用。你在广州读书,周围同学家庭条件应该都不错,你只要随便联系一下他们,那就能赚到钱。赚到钱了,你就知道我是真的为你好。”

“我读了四年大学,每次坐火车硬座,要两天两夜再转车才能回到家。我在学校申请住的是旧宿舍,和那些条件好的同学一点都不熟。我活这么大,只相信付出才会有回报。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东莞吗?因为我读了太多的书,我想要实践,真正的理论结合实践,哪怕专业不对口。你让我打电话,我告诉你,我手机通讯录上并没有几个同学。要打你打,我是打死都不会打的。”
他见我主意硬,于是开始吓唬我,说来到这个地方就甭想着出去了。我告诉他,我是一个曾经试图自杀过的人,对死都不畏惧,二十出头的年纪已经经历了太多苦难,正想死却狠不下心来割腕跳楼,求他给个痛快。说这些的时候,我眼中含泪,面如死灰,因为我说的都是真的。

一天天过去,我时而吃一顿时而饿一顿,每天在恐惧中做着必死的打算。他们还是继续跟我磨,说着为我好的话,我却从此一言不发。

不晓得又过了五天还是六天,主任说我可以走了。我并不相信,认为这是个幻觉。但当他让我收拾行李时,我有点相信了。

像来时那样,我跟在他身后,直到买了票上了车。车开了,他走了。看着车上的电子显示屏,半个钟过去了,我真的安全了,眼中忍着的泪扑簌簌落下。

PART 05

相较那些惊险的逃离传销窝点的故事而言,我的传销经历平淡无奇。但今天的我依然佩服那一年的自己。那时的我,那个初出茅庐的她,欲望很小,懂得哪怕再小的欲望都要靠辛苦的劳动才能实现;头脑清醒,不会被那些花哨的金钱数字迷惑双眼;心志决绝,把经历过的苦难都化作了成长过程中的养分;虽然去过传销,但凭着自己的智慧和勇气又逃出来了,不是所有人都能从传销组织顺利脱身的。

两年后,我在广州打工,租住在郊区。有时会听到“一、一、一二一”的命令声,有时会看到对面一处小小的出租屋里,打着地铺躺着的一群人。这么多年过去了,传销依然存在。有太多的人被哄骗进去,也有不少人会摆脱。我只是希望,经历过的人不要忘却这段经历,让更多人了解,不再重蹈覆辙。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号:lifeweek

weinxin
小编微信号:1223690
微信搜索122369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