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春天,潘金莲也不会去放帘子

2020年3月12日23:12:51 评论 218 次浏览

如果不是春天,潘金莲也不会去放帘子

@某个张佳玮:武松为什么要斗杀西门庆?
因为西门庆与潘金莲合谋,弄死了武大郎。
西门庆为什么与潘金莲合谋?
因为他俩的奸情被武大郎撞破了。
西门庆怎么会跟潘金莲有奸情?
因为那一叉竿。
书里都说,那一叉竿是“没巧不成话”,其实万事有必然。

先前冬日大雪,潘金莲勾引武松未遂,心头忧闷。武松知道嫂子不贤,出门前叮嘱武大郎早归。
冬去春来,正是三月春光明媚时分,潘金莲去放帘子,手一软,一阵风吹倒叉竿,从帘子下走过来,却打在西门庆头上。

那天西门庆头上戴着缨子帽儿,金铃珑簪儿,金井玉栏杆圈儿;长腰才,身穿绿罗褶儿;脚下细结底陈桥鞋儿,清水布袜儿;手里摇着洒金川扇儿,越显出张生般庞儿,潘安的貌儿。
潘金莲却是黑鬒鬒赛鸦鸰的鬓儿,翠弯弯的新月的眉儿,香喷喷樱桃口儿,直隆隆琼瑶鼻儿,粉浓浓红艳腮儿,娇滴滴银盆脸儿,轻袅袅花朵身儿,玉纤纤葱枝手儿,一捻捻杨柳腰儿,软浓浓粉白肚儿,窄星星尖翘脚儿,肉奶奶胸儿,白生生腿儿,更有一件紧揪揪、白鲜鲜、黑茵茵,正不知是甚么东西。
正所谓风日晴和漫出游,偶从帘下识娇羞。只因临去秋波转,惹起春心不自由。

如果不是春天,潘金莲也不会去放帘子。
如果不是春天,西门庆也不会出门闲走。
如果不是春天,潘金莲也不会穿得肉隐肉现。
如果不是春天,西门庆也不会穿得风流倜傥。
如果不是春天,春困朦胧,潘金莲的手未必会一软,叉竿未必落得下来。

若是冬天,潘金莲也不起帘子,西门庆在家烤火盆,这辈子都不会相见。
纵使街口偶见,俩人都穿得里三层外三层,大概彼此看一眼:
“这婆娘穿得好像一头熊”。
“这汉子缩头缩脑煞是猥琐,哪及我叔叔英雄”。
全剧终。

都是春天惹的祸。
温暖柔和,糊里糊涂,就开始了这段千古奸情。

怎么你觉得不怪春天么?
贾宝玉跟袭人初试云雨情,也是在春天。前因,是他犯春困,在秦可卿房间里睡了一觉。原著里诗曰:
“春困葳蕤拥绣衾,恍随仙子别红尘。”

又所谓:“一时宝玉倦怠,欲睡中觉,贾母命人好生哄着,歇一回再来。”
在秦可卿房间里,见对联曰: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此后,梦境中,所谓:
那宝玉恍恍惚惚,依警幻所嘱之言,未免有儿女之事,难以尽述。至次日,便柔情缱绻,软语温存,与可卿难解难分。
春困就是这么个感觉。恍恍惚惚,半梦半醒,似醉非醉,倦怠了,就,春情荡漾了,就难免做了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怎么你觉得不怪春天么?
董卓逝世于192年5月。这意思:貂蝉美人计、吕布凤仪亭,都在192年春天发生的。
当日,吕布入内问安,正值卓睡。貂蝉于床后探半身望布,以手指心,又以手指董卓, 挥泪不止。布心如碎。卓朦胧双目,见布注视床后,目不转睛;回身一看,见貂蝉立于床后。卓大怒,叱布曰:“汝敢戏吾爱姬耶!”唤左右逐出,今后不许入堂。
董卓一犯困,犯出这么个事来。

后来:
蝉曰:“汝可去后园中凤仪亭边等我。”布提戟径往,立于亭下曲栏之傍。良久,见貂蝉分花拂柳而来,果然如月宫仙子。
好春光,才有后院花树,临水细谈。后来的事,我们都知道了。

好姻缘,好爱情,以及某些传奇奸情……都在春天勾兑出来。
一个大师这么写是偶然,好几位大师都这么安排,似乎就……问题大了。

坐办公室的、上课的诸位一定抱怨:春天明明该春困、打盹、眼皮沉重、觉得桌子从来没这么适合睡觉……怎么能让人思春乃至春情荡漾?春困主倦怠,春情主兴旺,矛盾啊?
也……不矛盾。

春困,春眠不觉晓,孟浩然都睡不醒。
寒冬之时,人类虽不冬眠,多少也低调些:血管收缩、毛孔闭合。入春之后,天气温暖,体表温度高了,毛孔舒张,血行加速,又新陈代谢旺盛,耗氧增大。大脑骤然缺氧,也就糊里糊涂起来。
略懂动物常识的诸位,自然知道:毛皮动物的发情时间,与日照气温关系密切。熊猫与狐狸,都在春天发情。人类其实亦然。到了春天,血行加速,四肢都是蓬勃活泼起来的,只是季节转换,一时没适应,头脑昏沉罢了。

天气暖了,如果没什么值得大脑开心的事,四肢就跟大脑抢血液抢氧气。所以春困时,四肢手脚反而没冬天那么紧窄,就是头脑有些昏沉。
但如果这时候遇到点什么,立时兴奋起来,四肢百骸,一起勃发——潘金莲勾兑了西门庆,贾宝玉睡到了花袭人,貂蝉催醒了吕布。

所以春困的诸位啊,四肢百骸其实都醒过来,暖过来了。
专等着头脑里爱上个谁,就高兴起来——当然反过来说,身体苏醒过来,心神还半睡半醒时,最容易陷入恋爱了。
所谓春天是恋爱的季节,春困也算在内的:恋爱嘛,就是四肢活泛,头脑还不能太清醒。

金庸小说里,最旖旎的一段描写,恰好也是这样:春困如薄醉,这种时候稍微一蒙圈一糊涂,也很幸福。
忘掉了点什么,反而倒是好事。

【黑夜之中,但听得骡子的四只蹄子打在官道之上,清脆悦耳。令狐冲向外望去,月色如水,泻在一条又宽又直的官道上,轻烟薄雾,笼罩在道旁树梢,骡车缓缓驶入雾中,远处景物便看不分明,盈盈的背脊也裹在一层薄雾之中。其时正当初春,野花香气忽浓忽淡,微风拂面,说不出的欢畅。令狐冲久未饮酒,此刻情怀,却正如微醺薄醉一般。
两人并肩坐在车中,望着湖水。令狐冲伸过右手,按在盈盈左手的手背上。盈盈的手微微一颤,却不缩回。令狐冲心想:“若得永远如此,不再见到武林中的腥风血雨,便是叫我做神仙,也没这般快活。”】

您一定也发现了:春天的恋爱,大多是春困成了春醉——恍如醉酒,半梦半醒。
其实不清醒也好:能顺势忘掉一些不那么愉快的事,有一个新开始,多好。

日本战国时,德川家康手下有位叫石川数正的,忽然爱上了风雅茶道,跑路了。
被德川家康麾下的神原康政责问时,石川答:
“人以为自己总还有许多时间看春花,其实没几年好看的了,过一年,少一年。”

今年这个春天,来得零零散散的。
希望,到春天到整齐时,就能安心出门了吧?
那时,就好好爱吧。

毕竟,人总以为还能经历许多个春天,但在半梦半醒间爱上谁的春天,那真是过一个少一个呀!

weinxin
小编微信号:1223690
微信搜索122369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