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垃圾短信背后的人

avatar 2019年11月4日13:43:21 评论 9 次浏览

藏在垃圾短信背后的人

伪基站是可以强行向信号覆盖区内的手机用户发送垃圾短信的电子设备,也是现行市面上几乎所有垃圾短信的源头。多年来,它在我所在的城市一直异常猖獗。只要拿着手机,所有人都难逃伪基站的“魔爪”。有人因此发家致富,更多人因此倾家荡产。

2014年,刑法修正案(九)中明确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擅自设置、使用无线电台(站),或者擅自使用无线电频率,干扰无线电通讯秩序,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3年前,公安机关针对伪基站开展严厉打击,并指示我所在的刑警大队一中队牵头侦办此类案件,我才得以接触到流窜在小城里的各类电信诈骗嫌疑人。

“我只是发个短信,怎么就犯法了?”

孙红卫是行动甫一开始后即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之一,和其他该此类案件的嫌疑人不同,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发过人人喊打的诈骗短信,只接商业推销的生意。

他被捕时55岁,名下有两家餐馆,座驾是奥迪A6,住在市中心最贵的商品楼盘里,还把女儿送去了英国留学,就连平日里抽的口粮烟,都是100块一盒的“冬虫夏草”——这些,全是他用伪基站挣来的。

被抓时,孙红卫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带到刑警队,直到他看到民警从他车内及饭店扣押的4台伪基站设备,才知道自己是因为“发短信”被抓的。自始至终,他说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就“发发短信”这种“小事”,能让半个刑警队外加公安技侦、无线电管理委员会这3个单位十几号人一同来抓他。

“警官,我钱包里有2000多现金,麻烦您去买几条‘中华’给弟兄们分了,我这给你们添麻烦了。”坐在讯问椅上的孙红卫依旧保持着“老江湖”的冷静和谦逊,“警官,这事没多大,能不能罚点款就算了?以后你们去我开的餐馆吃饭,全部免费!”

办案民警没接他的茬,只是讯问起关于伪基站的问题,孙红卫很配合。

他说自己30年前曾是本市国营工厂的职工,80年代初期端着铁饭碗,因为性格仗义,替人出头去打架,正巧赶上“严打”,被判劳教在监狱里待了2年。出狱后,单位将他开除。无奈之下,他只得借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南下经商。期间,他学过厨师、开过饭馆、当过倒爷,但不论做什么,一直不温不火,也就是维持温饱。

心怀壮志的孙红卫苦于没有来钱的“路子”好些年,终于在一个酒局上结识了一位广州的廖姓“老板”,几番接触才得知,原来廖老板是靠“发短信”起的家。

当时孙红卫接触的伪基站设备还是“第一代”,前身是以色列军方研制出的一种即时通讯设备,机器个头硕大,仅能覆盖50米左右的范围——也就是说,只有方圆50米内的手机用户才能接到伪基站强制发送的短信。

廖老板对老孙说:“你把设备放在车上,辛苦些,开着车发送,一天下来发个五六万条没问题,按一条短信5分钱,一天下来广告费也相当可观了。”

2008年左右的两广地区,伪基站设备已开始频繁出现,孙红卫自己的手机也时常能收到垃圾短信,他立刻觉得这是个“商机”,便以5万人民币的价格向廖老板收购了1台设备,回到老家开始“二次创业”。

起初,孙红卫十分谨慎,只和一家房地产公司初步接触了一下。这家地产公司的楼盘卖得不太好,孙红卫就说可以负责“发广告”,双方还签订了非常正规的“合作协议”,随后,孙红卫就独自开着自己的奇瑞,拉着设备绕着城市主干道开始发信息。

那时,3G手机还未普及,利用通讯技术规则的漏洞,所有GSM手机用户都只能被动地接收推销广告。小城里类似操作还十分罕见,不少居民收到短信后,都以为这是地产商和正规电信运营商合作的项目,当天,这家地产公司的电话咨询量就翻了十几倍。

当时与电信运营商合作发短信的价格是每条1毛钱,而孙红卫的伪基站发短信每条只收1分钱,推销广告成本很低,对商户来说,几乎可以算是“白送”。于是,一夜之间,孙红卫在小城就出了名,各行各业的商户、企业都来找他“合作”。孙红卫跟每个商户、企业依旧会认真开具“合作协议”,还会开收据——当然,这些协议和收据,也都成了后来给他定罪的重要证据。

到2014年,孙红卫已经购买了4台伪基站设备,银行账户余额也到了7位数。

在侦办此类案件时,固定伪基站发送短信的数量是定罪量刑的重要依据。因为伪基站设备在工作时会非法占用合法基站的公众移动通讯频率——说白了,在伪基站覆盖范围内的GSM手机是没有信号的,伪基站局部阻断了公众移动通信网络信号,除了它发送的垃圾短信外,手机什么都收不到。

所以在量刑时,法院判决的依据是——通过短信数量累计被阻断的合法通讯时长,短信越多,判决就越重。

而当技术警察恢复了孙红卫的这4台伪基站设备所携带笔记本电脑中短信发送条数后,发现总数居然达到了惊人的千万条。也就是说,在这座人口不到300万的小城中,几乎所有手机用户都被动地接收了至少3条以上由孙红卫个人发送的推销短信。

怀着立功减刑的希望,孙红卫如实交代了所有犯罪经过,还主动向民警供述了伪基站的来源:除了第一台伪基站设备外,剩下的3台都是以3万5千元左右的价格从某个黑网站上购买的。

孙红卫跟民警讨了根烟,哆嗦着猛吸了一口:“曾经有办假证的人找过我,让我替他们发送办假证的信息,我拒绝了。本以为不发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没事,没成想,原来使用这个设备就已经是犯罪了。”

说罢,他又耷拉着脑袋,痛心疾首:“我害了那两个孩子啊!他们岁数都和我女儿差不多大,因为我被带上了这条路,这辈子都毁了!”

孙红卫口中的“两个孩子”,是他雇佣的两名负责操作伪基站设备的年轻人,都才20出头。他俩原先在孙红卫的餐馆打工,孙红卫看两人踏实能干、还会开车,就教会他们如何使用伪基站发短信,一天报酬200元。

“本来这两年,伪基站已经烂大街了,到处都是伪基站短信,所以我接广告已经不怎么挣钱了,原本打算在年末转行的,踏踏实实经营我的两个饭店……没想到,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

随后,孙红卫又向民警乞求:“我这事千万别告诉我女儿,她在英国留学,我怕影响她的情绪……我也不知道要被判多少年,但我出狱后,一定要邀请所有办案警察吃饭,表示感谢!谢谢你们了!”

说罢,孙红卫在铁笼子里一个劲地向民警鞠躬,眼泪也流了下来。

在孙红卫的配合下,负责替他操作设备发送短信的两名年轻人也很快投案自首。讯问笔录和孙红卫的供述也完全契合。外省的公安机关也按照孙红卫提供的线索,在南方某省打掉了个生产伪基站设备的黑工厂。

作为本市第一起伪基站案件,孙红卫的案件被依法提起公诉。由于此案判决会被当作案例参考,故而法院在量刑上十分谨慎。最终,孙红卫因扰乱无线电管理秩序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孙红卫当庭表示不上诉,服从判决。而他雇佣的两名犯罪嫌疑人,也被判处了有期徒刑以上刑罚。

孙红卫服刑的这几年间,饭店倒闭了一家,剩下的一家生意也很惨淡。待他出狱,小城里的伪基站已绝迹,满头白发的孙红卫竟再一次真来到刑警队,要请当年的办案侦查员吃饭,说因为自己的无知给社会带来了麻烦。

婉拒他后,我们才了解到,孙红卫的女儿本来有机会进入央企工作,就因为孙红卫有刑事前科,在政审项上未通过而未能如愿。他的无知,的确让自己的家庭、女儿的人生轨迹和另外两个年轻人的一生,全都被改变了。

来到小城的第3天,她就被抓了

相比于“无知”的孙红卫,使用伪基站设备发送诈骗短信的陈文静是明确知道自己在犯罪的。

23岁的陈文静老家在南方,1米7的个头,一口流利标准的普通话,乍一接触,也分不清是不是本地人。和孙红卫使用的第一代“傻大粗”伪基站不同,陈文静用的是升级后功率增强的设备——不但发送范围广,体积也小到可以放进电动车的后备箱里。

2015年冬天,陈文静从“表叔”手中拿到这台小巧的伪基站,孤身一人坐火车来到这座边疆小城,亲戚告诉她,这里“人傻,钱多,好骗”,而且当地公安办案手段落后,肯定查不出这台“高科技伪基站设备”。

刚从中专院校毕业不久的陈文静深信不疑,随后就从亲戚提供的“创业基金”中拿出一半,买了辆电动车,开始在城里发送冒充银行客服的诈骗短信。截止到陈文静被抓获归案,仅仅3天的时间,受骗的被害人损失金额就已达到40余万元。

事实上,从陈文静进入本市作案的第一天开始,刑警一中队的民警就发现并开始查找这台伪基站设备了。抓捕行动当天,陈文静照常外出发送诈骗短信,期间路过商场使用洗手间后,却发现自己电动车锁的锁芯不知道被谁用强力胶水糊死了——这是刑警侦查员为了拖延陈文静的时间、并以此确定并抓捕嫌疑人刻意为之的。

陈文静正要找个修车铺开锁,刚走没两步,就被身着便装的侦查员按在了地上。她以为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一边挣扎、一边向在路边贴罚单的交警大喊着“抢劫!警察救我啊!”交警立刻跑来了解情况,侦查员这才掏出工作证,说明了情况。

因为这场滑稽的表演,马路边已黑压压聚集了大量围观群众,侦查员干脆现场将电动车内的伪基站设备拆出来,直接对路人们科普道:“此人是涉嫌利用非法设备冒充银行客服发送诈骗短信的嫌疑人,现在被我们当场抓获了,请大家不要慌张!也不要影响我们的执法!”

围观人群的手机陆陆续续地响了起来,大家纷纷掏出手机,果真发现自己收到了显示银行客服号码的短信,内容是“银行卡需要升级”,还有一个钓鱼网站的链接——只要点开链接,在虚假的银行网站内输入银行账户和密码,卡内的钱就会被负责后台控制的犯罪嫌疑人全部转走。

大家纷纷感慨:“我寻思怎么手机突然没信号了呢,原来是收到诈骗信息了!”

更有甚者直接指着陈文静张嘴骂道:“妈了个X的,老子咒你将来不得好死!”

陈文静使劲儿把脸藏在长发下面。

回到刑警队,陈文静十分不配合,坐在讯问室的约束椅里一言不发。民警几轮讯问,笔录里一个字都没有,最后只能中队长出马。

“小陈,你知道仅以使用伪基站发送的短信条数,你要被判多少年吗?”

陈文静低着头不说话。

“你一个南方姑娘,来到我们这漠北苦寒之地,冷得受不了吧?这得一天给你多少钱啊?”肖队长把热水放在陈文静面前,“来,喝点暖和暖和……按照你发送的短信条数,法院判决应该是3年左右……”

陈文静接过纸杯,还是不说话。

“但是,你发送的是电信诈骗短信,并且已经有人上当了,属于刑法中‘造成严重后果’的范围。被你骗的都是上年纪的老人,那可是他们的养老钱啊!”

陈文静依旧不为所动。

“所以,你还算诈骗共犯,量刑也会被加重,属于‘情节特别恶劣’,处5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你今年23岁,等你再回到南方家乡,也是30岁的人了——这大好青春啊!”
藏在垃圾短信背后的人

“我老家的人,很多都是做这个的!不骗他们,活不下去的。”陈文静终于说话了,她对发诈骗短信这事没有丝毫愧疚,“被骗的人,都是傻子,我能挣傻子的钱,这是我的本事!我知道会被判刑,可发短信也会判得这么重?!”

队长一听,有些生气了,死死盯着她:“跟你这种人说良心,那是扯淡,就算有受害人因为被你们骗得倾家荡产自杀,你也不会有丝毫愧疚!你就想在监狱里待七八年?”

“不想……”陈文静声音很小,好像怕吵醒谁似的,“我想回家……”

“你的上线让你来我们这城市里发诈骗短信,你被抓了,然后他们拿着赃款去快活……你觉得等你出狱,你的上线会管你死活?”

显然,这些问题都是陈文静没想过的。很快,她的内心松动了。

陈文静出生在长江以南的某县辖村中,那里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却多年背着个“诈骗县”的恶名。陈文静所在的村子,更是以组织电信诈骗闻名。他们开始以PS艳照敲诈勒索起家,后期“升级”为直接实施电信诈骗犯罪——这类犯罪的成员普遍都是家族式的,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不少人因电信诈骗发了大财,几十万人的小县,房价竟也高达每平米2万多,可见电诈犯罪在那里曾经有多么猖獗。

因为是家族式犯罪,想要进入电信诈骗团伙的核心层,必须是本族血亲,连表亲都不行。陈文静的父亲是从别的村入赘进来的,所以做电信诈骗“生意”的亲属并不信任她,陈文静也才难得地在中专毕业前没有被拉下水。

中专毕业后,陈文静去了广东某电子厂流水线上工作,收入虽不算低,但却很辛苦,见自己的同乡没读几年书,却纷纷因搞“生意”发了大财,她心中甚是不忿。她下定了决心,委托父亲送了不少厚礼,才勉强说服一个同族的远方表叔带自己“入了行”。

那时正逢村里电信诈骗“生意”转型,从随机打电话说“你儿子被绑架了”这种低劣骗术转为冒充银行钓鱼网站链接诈骗,急缺可以使用伪基站设备发送冒充银行客服诈骗短信的同伙。此时,南方各省已开始严厉打击伪基站,于是,表叔便安排陈文静出来“开拓市场”,向“落后”的北方走。

“你为什么选择来我们这个小城?大城市人口众多,按你的‘傻子’理论,岂不是人越多的地方,上当受骗的几率更高?”

“我也想去大城市,可大城市里的‘同行’太多,人都被骗精了,且大城市里的警察查得也严,你们这资源丰富,经济还算可以,人们都相对有钱,而且少数民族多,人单纯,都比较好骗,我才来的。”

这话一出,参与讯问的蒙古族民警气得脸都变了色,可陈文静却继续说道:“没想到,你们这么敬业,我刚来才第三天,就被你们抓了。”

陈文静的反侦查意识极强,在购买了电动车后,她利用自己在电子厂工作的经验,买了一套工具和附加电瓶,将使用交流电的伪基站设备直接改装成使用电动车电瓶供电,还将设备开关连接在电动车转向灯开关上,一旦情况不对,可以随时关闭设备以逃避侦查。而这台设备还可以随意更改手机用户接收到的短信号码,陈文静又将诈骗短信号码设置成银行的客服电话。

“我骑着电车发送诈骗短信,如果有人上当,点了虚假链接,表叔就会从后台转走他们卡里的钱。如果卡里的钱少于3000元,钱就全部归表叔,毕竟网站维护,雇人去‘水车’(嫌疑人的虚假涉案账户)取钱这些也是要成本的……但如果多于3000元,多的部分,我和表叔六四分成。”

根据陈文静提供的“表叔”的情况,民警立即启动了抓捕行动。等到了她表叔所在的县城,才发现这个诈骗团伙已被当地警方打掉了。当地民警锁定了去“水车”取款的嫌疑人,在当地银行自助取款机前将其抓获,又顺藤摸瓜,将剩余的犯罪嫌疑人一网打尽。

遗憾的是,诈骗所得的赃款早已被犯罪团伙挥霍一空。

3个月后,陈文静因扰乱无线电管理秩序罪、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服刑第二年,监狱变动,她又被送至本省更北、气候也更冷的女子监狱服刑。

此案过去不到半年,陈文静的“表叔”被当地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余下犯罪团伙成员,皆被判处5至10年的刑期。

案发后不到一年,陈文静老家县局在省厅和公安部的统一安排下,彻底根治了该县的诈骗问题,曾经畸形的“发展”之路又回到正轨。

在公安部最近一次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展开的打击电信诈骗专项行动中,该县不少躲藏在境外的嫌疑人也均被抓获,随后全部遣送回国接受审判。

假电台卖药,同样触犯了刑法

“少数民族祖传配方,专治中风后遗症……现特惠价只要1299元!火爆抢购电话:400-XXX-XXX……”

深冬的一天,侦查员和市无线电管理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坐在车里,屏息凝神,听着车载电台。电台里一名自称“世界药品研究协会中国研究院”的“陈院士”在介绍一款新型治疗中风后遗症的药物,言之凿凿称该药“治愈率达到99.8%”。紧接着,主持人又连线了几位“患者”,讲述他们购买此“神药”后的效果,每个人都对陈院士感恩戴德……

“这种广播内容制作这么粗劣,怎么就有人信呢?难道人们就分辨不出来吗?”听到后来,连无线电管理委员会的工作人员都笑了。

“年轻人都没办法分辨这种假电台,更别说主要受众群是老年人群体了。这帮卖假药的,治不了病,没准还得要人家命!”侦查员愤愤地说。

在我们侦办伪基站案件时,市无线电管理委员会拔出萝卜带出泥,竟发现了一个“假电台”。对于刑警们来说,这也是个新鲜的东西,甚至有些侦查员原先也认为,在电台里偶尔听到的卖药广告,是制药公司和电台合作播放的——现在才知道,不光药是假的,原来连广播电台也是假的。

假电台和伪基站同属于扰乱无线电管理秩序案,若再涉及制售假药,经侦和食药监管部门也会一同介入,但眼下的首要任务,是找到这台假电台的所在位置。

通过无线电管理委员会提供的专业设备,我们很快就在城北近郊的一个回迁小区的居民楼内找到了这台设备。

开始我们还设想,门打开了,里面至少会有假广播“主持人”、“陈院士”和伪装成患者的同伙等几个人,所以中队专门调了7个人配枪参与抓捕。可没成想,强行破门后,屋里只有一台机器在孤零零地发着报。

小区是2013年建成的,放置假电台的屋子还是毛坯,水泥抹的地面,两张小板凳上放着银灰色的金属机箱和附加设备,一条长长的老旧插板给整套设备供电。除此之外,这个售卖假药的“窝点”里再找不出什么东西。

扑了个空的侦查员找来房主讯问。房主是个年近七旬的老大爷,据他讲,在半年前有个年轻男子来租了他这套房,每月房租1100元,水电暖气费自理。这人很大方,一次性就缴纳了半年租金,从此就再没见过此人了。

侦查员有点着急:“有人租你的房子,你就不问问租来做啥?”

老大爷有些耳背,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拆迁分了4套房,我自己住1套,剩下的都在出租,既然有人出钱,我问他做甚?”

“那是不是有人在你的房子里犯罪你也不管?你就没和租客签个合同留个联系方式啥的?”

“现在社会治安那么好,哪有甚犯罪的?再说这就是个毛坯房,也没啥值钱东西,我签甚合同?”老大爷说着说着,还生气了,“我这房子里最值钱的就是门锁,让你们弄坏了,你们得赔!”

侦查员哭笑不得,只能给老大爷做了个笔录,说如果租户回来,一定第一时间联系警方。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侦查员也没有扣押这台设备,只是伪装成了电路故障。

经过无线电管理委员会鉴定,这台假电台用的是紧急通讯设备——就是发生大规模自然灾害后所有通讯方式都中断后,使用的应急广播电子设备。而只需要将提前录制好的内容储存到存储卡里,插入储存卡后调好波段,这台设备就会强行占用附近的民用广播频段,给收音机用户发送广播。严重者,甚至可能占用机场塔台的无线电频段而造成空难。

扑了空的侦查员决定改变思路,转而从假药上入手,反向侦查此药的来源。等药拿到手了,大家都震惊了——“这包装做得还真精致,有点大制药厂生产出的正规药品的感觉”。

随后,侦查员将药送到食药监部门进行鉴定。过了几天,食药监那边却反馈回来一个令人十分尴尬的结论:东西是真东西,只不过归属类别是“保健品/食品”而已,其生产许可、生产批号和保卫健字批号一应俱全,在食药监网站上也都能查得到。

因本省保健品行业尤为发达,省内的制药业也在全国位居前列。单是我们所在的这个边疆小城,就被众多制药厂环绕着。而假电台广播里推销的保健品,正是本市某知名药厂生产的。

案件随后被转至分局经侦查大队,经侦民警去了制药厂,该厂销售部总经理却对假电台一事毫不知情。此前他们也得到消息,称该保健品在市面上有虚假宣传,药厂也向辖区工商局报过案,但因代理人众多,再加上层层分包,工商局很难查。

也就在这时,刑警队抓获了假电台的“主人”——一个27岁的年轻男子,名叫孙浩。行动当天,刑警侦查员关闭了假电台,孙浩以为是停电,也没在意。两天之后电台依旧关着,孙浩去出租屋查看,和房主大爷撞了个满怀。

归案后,孙浩还有些懵:“我就是打个广告,不至于来刑警队吧?”

“你涉嫌虚假宣传,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承认我虚假宣传,可这不也是工商局管的事吗?也就是罚个款,你们给我戴手铐干什么?我要告你们滥用职权!”

当得知自己已涉嫌扰乱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罪和虚假广告罪、切实触犯了刑法之后,孙浩迅速供出了他的上线——位于市区某药房的乌姓老板。乌老板和他同是本省医科大学毕业的校友,二人在去年冬天的“药交会”上结识,持有药剂师证,是不少药厂的经销商,算是“高学历高智商”的违法犯罪人员。

面对刑警侦查员的讯问,乌老板毫无悔过之意:“假电台这东西很容易买到,卖家也不管你有没有无委会的许可。再说了,卖保健品的,不都是这么个做法?夸大疗效,就差能说起死回生了!别人有钱,打电视广告,最不济的也发个传单,在报纸里夹个内页,而我就是用假广播宣传,和他们没有本质的不同。警官,你说骗,我可不承认,这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但很快,孙浩就因扰乱无线电管理秩序罪,被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乌老板因扰乱无线电管理秩序罪,虚假广告罪,被合并判处有期徒刑2年,并没收其用假电台播放虚假广告所带来的近40万元人民币的收益。

开庭时,制药厂也对乌老板发起了附带民事诉讼,要求他赔偿因虚假宣传给药厂带来负面影响的经济损失。

尾声

近两年,在全国各地公安机关的严厉打击下,伪基站、假电台已经几乎销声匿迹。曾经寄生于伪基站的电信诈骗犯罪,也升级成为非法购买个人信息进行“精准诈骗”,斗争形势更加复杂。强制要求用户接受非法信息的行为,也进行了升级换代,一种新型名为“闪信”的强制推送模式又出现了。接收到闪信的手机会全屏显示推送短信内容,点击确定键后,该推送就又会消失,“阅后即焚”的模式让它不会留下一丝痕迹……

目前,工信部已对此事展开调查。

来源:网易人间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