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无家可归的亿万富翁

image

今天我们聊的,是地球上逼格最高的流浪汉。

这家伙叫尼古拉斯·伯格鲁恩(Nicolas Berggruen),今年已经53岁了。

他没车没房没老婆,也没有固定居住地。和其他流浪汉一样,他的名字也被美国政府列入了无家可归者名单。

流浪归流浪,他还是挺爱国的。前几年加州发生财政危机,州政府都快破产了。作为佛罗里达州的流浪汉,这事本来和他没啥关系,但他也捐了2000万美金。

image

由于没地儿住,他把衣物都存在酒店里,平时出门只带手机和一个纸袋

除此之外,他还时不时花个几百上千万买些艺术品,然后捐给博物馆。

不过要比出手阔绰,他和他老爹还是有差距的。老爷子送起东西来,那都是一车一车给的。

想当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想要保罗·克利(Paul Klee)的画作,老爷子一出手就给了90幅。

最夸张的一次是2000年。当时老爷子半卖半送地给了普鲁士文化遗产基金会(PCHF)160多件艺术品。

这批艺术品价值超过10亿美元,其中包括85幅毕加索的画!为这事,德国政府专门给他颁了个联邦十字勋章。

image

Houses on the Hill ( Horta de Ebro,山上的房子 ) ,这幅毕加索名作是老爷子掏1000多万从MoMA买的,也给了PCHF

image

这座雕像是超现实大师贾科梅蒂的作品,原本是博物馆借来装点门面的,最后老爷子也买下来送给了他们

看到这里你可能觉得奇怪,他家哪来的那么多东西送人?其实是这样的,老爷子从1960年起就在巴黎开画廊,毕加索在世的时候,他们俩可是好基友呢。

家里有的是钱,所以我们尼古拉斯同学从小就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一到上中学的年纪,老爷子就把他送去了瑞士的Le Rosey。

这个Le Rosey可不是一般的中学。这座学校号称“国王的学校”(the School of Kings),里面的学生不是皇亲国戚就是洛克菲勒这样的土豪家族子女。

image

在那儿读过书的,有比利时国王阿尔贝二世

image

还有摩纳哥君主,雷尼尔三世亲王

别家孩子一到了Le Rosey,都忙着练滑雪、飞行或是帆船去了,而尼古拉斯同学和别人就不一样,他忙的是——共产主义革命......

在学校里,他整天研究列宁、萨特的著作。14岁的时候,他甚至制定了一部宪法,就等着哪天革命成功了。

话说Le Rosey的校规也是够松的,就这样都没赶他出门。直到有一天,他说英语是“帝国主义的语言”,并拒绝上英语课的时候,校方终于受不了,把他轰了出去。

image

这就是传说中的Le Rosey。学费是80万人民币一年

被开除后,尼古拉斯灰溜溜地回了巴黎。没想到老爷子知道这事后非但不生气,还觉得儿子挺有出息。

见儿子这么向往共产主义,老爷子决定让他好好体会一下资本主义的邪恶。

他找了个在伦敦投行工作的朋友,把17岁的尼古拉斯送过去当实习生。结果,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尼古拉斯同学——立马就叛变了。

当完一个夏天的实习生之后,他就跑去纽约恶补金融知识,并在2年内读完了本科。

他23岁成立了伯格鲁恩控股公司,并参与了几十个投资项目。而到了27岁,他已经在管理着20亿美元的资产了,收益居然还非常不错。

image

从那时开始,他每年都会在这里和好莱坞明星开个奥斯卡Party

就在全家人都以为他会过上赚大钱、娶女星的正常生活时,突然他又开始乱来了。

2000年,尼古拉斯卖掉了豪车、高级公寓和私人岛屿,开始过起了四处流浪的生活,连他家里人都不知道他为啥要这么做。

在此之后,他在继续投资正常项目的同时,也开始做些赔钱的买卖。

他在南美和非洲买下大片的荒地用于农业生产,还在东非建立了交易所,帮助当地农民出售农产品。在美国,他向控股的公司注入上亿的资金,用于生产清洁能源乙醇。

但这些项目大多都失败了。他的乙醇工厂不久就因为价格变化而破产,他买下的荒地也因为各种原因被搁置至今。

image

他花1500万在纽瓦克建的教师公寓。设计者是著名建筑师理查德·迈耶

不过也有一些钱他没白花。2011年,他捐出2000万美元建立了跨党派的“加州长远发展委员会”,敦促政府解决日益严重的财政赤字问题。

在长达3年的扯皮后,他们提出的一份重要法案(每年拨出1.5%的收入建立财政应急基金)在去年年底获得了通过。

image

在委员会的“督促”下,加州州长杰里·布朗(拿笔那位)在一份法案上签字画押

同时他还砸出上亿美元组建了一个超豪华机构,专门研究全球范围内的改革和治理方案。这个机构叫“21世纪理事会”,里面简直什么人都有。

比如商界的有Google董事长施密特、特斯拉老板马斯克,政界的有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巴西前总统卡多佐,学界的有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哈佛前校长萨默斯。

当然了,它也得到了各国领导人的支持

因为事情实在太多,现在尼古拉斯同学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有时候他一个月要飞十几个国家,光倒时差就够他喝一壶的。

不过,他自己似乎还挺喜欢过这样的流浪生活。这也多亏当年他卖掉所有财产时,留下了一件最重要的东西——湾流IV飞机。

来源:40秒 WeChat ID:sishimiao

本站关注微信号 jiudianyuedu_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信号: jiudianlantu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