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包子引发的风暴

作者:王志安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要声援一位大学生。他的微博名字叫@最高权力西塞罗,在读的学校是兰州财经大学。他因为质疑学校清真食堂包上上的几个黑点儿,而陷入一场风暴。

就在今天,王局独家采访了这位@最高权力西塞罗 ,以及这一事件众多的当事人,获取了大量直接的证据,且听我从头道来。

11月18号上午10点36分,兰州财经大学经济学院三年级学生@最高权力西塞罗 ,在新浪微博发了一条帖子,说学校的民族餐厅屡次出售发霉变质的包子,并质疑清真食品凌驾于食品安全法。这条帖子很快有不少微博大V转发。

   这天早晨,西塞罗同学偶然打开自己的手机QQ,看到本校的同学正在空间里吐槽学校的民族餐厅,有同学发现在民族餐厅买的包子上有黑点,并且贴上了这些带黑点包子的照片,他们怀疑这些包子发霉变质了,跟帖的同学中有人说自己去民族餐厅吃饭后经常拉肚子。

   兰州财经大学的民族餐厅位于餐厅里的右侧,有两层。少数民族和汉族都可以去民族餐厅就餐。餐厅在早餐出售包子,这些包子在早餐的时候如果卖不掉,会在中餐和晚餐时继续出售。西塞罗同学过去在民族餐厅买过几次包子吃,有两次他怀疑自己买的包子变质了,就很少再去民族食堂去就餐。

 

   看到QQ空间里的梯子,他问了问周围的同学,他们回答也有类似的经历。上午10点36分,西塞罗就发了那条微博。

微博发出没多久,学校民族餐厅的人就通过微博给他发来了私信,语气非常强硬,让他到食堂去协商解决,并说如果中午一点还不到,就会报警。西塞罗没有回复,但在自己微信的朋友圈发了一条帖子,复述了这一内容。当天下午三点多钟,属地派出所果然打来电话,警察在电话里说,帖子如果转发超过500,会有麻烦,要找他谈谈,并劝他和餐厅和老板协商解决一下。放下电话西塞罗发了一条微博,说警察一会要来找他。十分钟左右,警察就找上门来了。警察说餐厅报警了,让西塞罗同学和他一起去餐厅。说可以让质检检查学校食堂的包子,如果查出来包子的确有问题,就处理学校,但如果学校没问题,西塞罗的帖子就是诽谤学校的民族餐厅。

警察开着车带着西塞罗到了民族餐厅,一名校领导已经赶到现场。根据各方信息显示,这名校领导应该是兰州财经大学后勤部门的负责人,他对西塞罗说,他是受校长之命来现场处理。

现场民族餐厅的老板看到西塞罗,说自己看到他的微博,认为是校外的餐馆在找茬,这件事一定要搞清楚,弄不清楚决不罢休。并说他周末也不休息了,专程从警校赶了过来处理这件事。之后众人一起去了后厨,老板打开一屉包子说,不少包子都有黑点,这是发酵粉没有化开导致的,并不是发霉。现场的众人俯身查看,看到部分包子的确有类似的黑点。西塞罗同学,现场的警察都看到了。

这时,那位后勤部的领导让西塞罗马上把微博删掉,现场餐厅的老板也说,自己认识警校的朋友,知道法律规定,如果转发超过500,阅读量上5000就可能被拘留。他说赶紧删掉,就不让警察和学校处理西塞罗了。西塞罗删掉了微博,紧接着那位校领导让西塞罗再发一条道歉澄清的微博。当天下午17点左右,西塞罗删掉了上午帖子,同时发了一个下面这条微博:

   据西塞罗说,这条微博,是这位校领导嘴里读,西塞罗拿手机照着写,之后当场发的!

十五分钟后,兰州财经大学的官微也随之发了微博,说馒头上的黑点,查清楚了,是“安旗酵母”未化开导致的,不影响食用,学校欢迎广大师生的监督云云。甘肃省教育厅的官微,也在四十分钟后转发。一场针对学校民族餐厅食品卫生的校内事件,看似就要这样圆满地过去了。

   但事件并没有结束!

在发完澄清的微博之后,西塞罗并没有获准离开餐厅,他和民族餐厅的老板一起被叫到派出所做笔录,那位学校领导也陪着一起去了警察局。警察说他们这是按程序办事,有人报警,就必须现场出警,给双方做笔录也是必须的程序。在派出所警察倒比较客气,看到西塞罗穿着迷彩服,还夸了他几句。做笔录的时候,财大的那位领导对警察说:“笔录好好做,别影响这位同学毕业”。而餐厅的老板,则偷偷拿起手机给西塞罗拍了张照片。

这一天,西塞罗的微博事件在兰州财经大学师生里疯传,来自校方某教师的信息显示,当天学校相关领导看到西塞罗的微博后,生气地表示其做事太莽撞,没有确凿证据就发布微博,对学校很不负责任。当天还有教师私下里探讨,说学校应该在法治的框架下处理类似的事件,如果采用私下约谈或者给处分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并不是一个理智的选择。但学校并没有选择一个理性的处理方式,而是领导出面兴师动众,再加之警方的介入,整个事件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到了晚上,网络上有人传言西塞罗被校方开除了。

一两个小时后笔录做完,校领导带西塞罗回了学校。在西塞罗回宿舍前,校领导让西塞罗给学校道个歉,给学校恢复一下名誉。西塞罗同学再次发了一条微博,这次完全是以道歉为主,态度越来越恳切:

“本人今天中午发一条微博,对包子黑点的误解引起了恶劣的影响,对民族餐厅造成了恶劣声誉影响。经校长傅德印调查,和平派出所张国宏同志的调解和老板的宽容,本人删掉了微博,接下来连续几天做道歉,直到恢复声誉[doge]@甘肃省教育厅@甘肃食品药品监督@甘肃发布@兰州发布@兰州财经大学”

当晚22点46分,西塞罗发表了一个1500字的道歉信,这篇长微博中披露了自己被叫到派出所做笔录,而且很有可能受到处分,面临一系列压力的种种内幕。文章最后截取的电视剧亮剑的两帧图片意味深长,上面的台词分别:“初来乍到,什么规矩都不懂”,“就是撤,也是风险极大”。

   这封道歉信迅速被大量转发,评论直指校方还有甘肃省教育厅。一个多小时后,午夜十二点左右,西塞罗接到校方领导的电话。电话里的人非常愤怒,说不是道歉么?怎么又在微博上搞事情,让西塞罗第二天去派出所讲清楚。西塞罗解释说自己这是道歉的微博,希望网友不要误解警察之类的。这位领导撂下句话,你自己看着办吧。

放下电话,西塞罗删掉了自己的道歉信。紧接着,西塞罗和派出所的警察联系,说第二天准备到派出所说明情况。警察很奇怪,说,不是来过了么?你们学校又报警了?西塞罗说学校的人在电话里这么说的,让他到派出所把问题讲清楚。派出所的人说没有的事,如果有需要他们出面解释的,他们会帮忙。

尽管如此,西塞罗还是忐忑不安,他删掉的道歉信已经被很多人下载,更多的人开始在网上自发地转发,西塞罗有点慌了。这一夜,无助的西塞罗连续发了数条微博,他开始有些害怕,有些后悔:

“各位互关的好友,你们好,首先感谢你们的热心帮忙,但是我下一条道歉的微博请不要转发,不要转发,不要评论,不要评论。也不要到我学校微博和教育厅微博去评论。你们这样过了嘴瘾口无遮拦,会把我坑死的。求你们了。我那个道歉被你们评论歪了,歪到其他意思了,真的。求你们什么都不说。[悲伤]” 2016-11-19 02:28

“【不要转发和评论,帮作证我是真心实意道歉澄清错误的】 [可怜][可怜][可怜]我诚挚地道歉,确实是冤枉了餐厅。前几个道歉微博是我自己写的,没有人逼我或者是劝我。发自内心地为餐厅澄清错误。但是有一些网络喷子暴民不明真相就跑到我微博、学校微博、教育厅微博去肆无忌惮地谩骂叫嚣和骂我,你们这么

【不要转发和评论,帮作证我是真心实意道歉澄清错误的】 [可怜][可怜][可怜]我诚挚地道歉,确实是冤枉了餐厅。前几个道歉微博是我自己写的,没有人逼我或者是劝我。发自内心地为餐厅澄清错误。但是有一些网络喷子暴民不明真相就跑到我微博、学校微博、教育厅微博去肆无忌惮地谩骂叫嚣和骂我,你们这么做图一时嘴快,可曾想过我的感受。这些肮脏评论容易对我造成很严重的后果可曾想过?所以请不要评论和转发,希望我的鲁莽行为得到学校的原谅。什么都不说,这是最吼的。” 2016-11-19 03:20

这一夜,西塞罗开始删除自己全部的微博。到11月19号早上,过去数年发的微博,也包括这一事件当中发的所有微博,全都被西塞罗删的干干净净。当天中午,西塞罗单独发了一条帖子,正文部分是#我深深地爱着这个国家#,下面,是电视剧亮剑的截图。

   就在这一天,微博上的舆论沸腾了。

有人专门找来了安琪酵母在家做起了实验,证明安琪酵母即便没有化散也不会形成所谓的黑点。

    有人扒出了兰州财经大学的食堂各种管理不规范,甚至疑似卖过剩菜。

   有人在分析包子上的黑点最可能是霉菌导致的。

   更多的人,在指责校方面对这么一起微不足道的事件竟然动用警察来处理学生。舆论在不断发酵,一场舆论风暴在不断升级。。。。。。

11月19号一早,西塞罗所在的学院找到他,让他去院里去一趟。到了院里,领导说,学校后勤部的领导被西塞罗折腾惨了,周末都没休息,都在单位各种忙。让西塞罗把整个事件的过程说一遍,西塞罗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他承认自己误会了餐厅,给学校带来了名誉损失。院里的老师问他有什么想法。西塞罗担心地说,听说学校要处理他,还有宣传部的领导打算举报他的微博,把他微博的号销了。院领导说,没有的事儿,学校不会这么干的。至于处理么,学校现在也没这个打算了。。。。

11月20号,这一事件在网上继续发酵,舆论一边倒地谴责兰州财经大学,各路专家都出来说,黑点不可能是酵母粉导致的,而更可能的是霉菌。。。。

今晚,校方和学校民族餐厅也急了,他们约来了安琪酵母的人,在食堂里拉开架势一屉一屉蒸着馒头和包子。安琪酵母带来一个高级面点师,监督食堂的人做实验找原因。悲催的是,前一次蒸的几屉里发现了个别包子有黑点的,后一次蒸的几屉里又一个有黑点的都没找到,现场的人全都懵圈儿了……

   校方的口气也终于变了,在他们最新的微博声明中,不再坚持黑点是酵母粉导致的,他们说要把样品送检,结果出来之后公之于众。

   这就是包子事件截止到目前全部的过程。有两点需要澄清:一、事件中报警的是学校的民族餐厅,不是校方。二、整个事件中西塞罗只去过一次警察局,他在道歉信中说去过七八次,是包括他过去取派出所办事的经历。但是,但是,校方某负责人在18号夜里给西塞罗打电话,威胁其第二天去派出所把问题讲清楚,这个很卑鄙。虽然报警的不是校方,但校方至少某些人,在这一事件当中,希望通过警方来给这个孩子施加压力,这一点确凿无疑。尤其是警方对整个事件的处理程序已经结束,再用这个威胁西塞罗,实在是下三滥。

站在旁观者的立场看待这一事件,兰州财经大学的处理方式非常愚蠢。这些官老爷也许压根就没有想过认真调查包子上的黑点如何而来,18号下午那种所谓的调查,充其量不过是民族餐厅一方单纯的陈述,根本就不能形成结论,但校方却迫不及待让西塞罗删帖澄清,自己的官微言之凿凿称事实已经水落石出,如此潦草的调查,分明就不是想弄清原因,而是以压制为手段的维稳。

直到今天晚上,事情弄大了,兰州财经大学和民族餐厅才慌忙找来安旗酵母,卫生等部门来到餐厅,一屉一屉蒸包子馒头找原因。你们早干什么去了?尽管今晚的实验或许可以排除黑点不是来自于霉菌,但也充分证明黑点不是酵母粉所致,校方在18号的所谓调查结论根本站不住脚,学校官微上发的澄清帖子完全是错误的。

事实上,这一事件的核心并不是包子上的黑点,而是兰州财经大学面对学生的正当质疑处理的方法问题。学校里的学生发现食堂的包子上有黑点,怀疑其卫生有问题,这是学生的正当权利。面对学生的这一质疑,校方本该认真调查,给学生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但兰州财经大学所做的却是,尽快压制来自学生的质疑,在事实根本没有弄清之前,就强迫西塞罗删帖澄清,反复道歉。他们虽然是管理者,但似乎更需要被教育。

此外,本事件中有无民族和宗教的原因?我的观点是有。如果西塞罗质疑的是大众餐厅的卫生,学校会这么兴师动众么?餐厅的老板报警警察会这么及时出警么?事后会带双方去警局做笔录么?我不确定。但我相信事件的当事人如果不是民族餐厅,可能不会有这样的烈度。中国稍微大一点的高校,都有专门为少数民族设立民族餐厅,这本是好事。但并不意味着民族餐厅就不会有问题,更不意味着学校的学生不能质疑民族餐厅有问题。如果仅仅因为餐厅是“民族”的,有什么问题就采取这种打压质疑粉饰太平的做法,只能增加其他民族的学生对民族餐厅的反感,增加民族之间的矛盾。

最后,我要向西塞罗这位普通的大三学生致敬。面对学校食堂包子上的黑点,很多学生可能就是抱怨几句,最多也就找餐厅退了,但他却挺身而出,发微博质疑。尽管这是一名学生正当的权利,但这份勇敢和担当,在当下却相当稀缺。说心里话,当我找到西塞罗19号凌晨发的那些微博,帖子背后的惶恐看起来让人心疼。一个大三的学生,遭受这么大的压力,而却没有什么人能帮他。微博上的那些人在谴责他的学校,但这种谴责,却会给他带来更大的压力。这也是西塞罗在事后沉默以对,不再说话的原因。他赢得越多的人支持,他的处境就更凶险。

所以,在文章的最后,我希望各位都能给这位勇敢的大学生真正的帮助。请各位和我一起对兰州财经大学的领导说:请你们,能以教育者的姿态,认真调查贵校民族餐厅包子上的黑点儿到底从何而来,这不光事关一名学生的清白与权利,也事关教育者面对自身的污点能否从善如流改过自新。请你们。在后续的声明中明确承诺,学校不会因为这件事给西塞罗同学任何处分。无论现在,还是风波平息后的未来。

 所谓教育者,立言立德,都要以身作则。看你们的了!

附:

来源: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4059655169030

本站关注微信号 jiudianyuedu_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信号: jiudianyuedu_com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