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租过的房子

作者:manbeyondthewave

1
我来北京八年,租过四回房子,第一次租房子在六道口,那边曾经有一个很牛逼的地方,叫五道口服装市场,一度和动物园批发市场齐名。
房子在一个很破的小区里头,据说是八几年建的,一半的路灯都不亮。
那会儿北京建成的楼房都喜欢所谓的南北通透款式,多数是南北各一间卧室,中间一个小客厅,小到基本等于没有。六层板楼,第六层住户会多一层阁楼,我就租的这么一个房子……里头的一间卧室,楼下,和全屋的住户共享一个厕所。但我还是很满意,因为我有一个大阳台,虽然它四面透风。
出租这房子的是个二房东,矮胖,一看就是嘴里没有实话那种人。他最爱说的一句话,是老子是北京最厉害的二房东,有十几套房子出租。
我在那儿住了将近一年,大多数租户三个月换一茬,什么人都有。有做饭从来不开抽油烟机的,有每周只回来一天的,还有一个大哥,冬天嫌暖气不暖,自己试着放气,结果拧错了阀门,淹了整个阁楼。

因为人太多,也不长住,大家对公共设施一般就不怎么爱惜,尤其是大门的门锁。隔三差五就会有人把钥匙拧断,或者关门太用力,把锁芯震裂了。门锁坏了就要换,按理说谁弄坏的谁付钱就是,但这种事儿,问谁谁会承认?
只好大家平摊换锁的钱。
有一个月也不知道怎么着,锁连续坏了三次,第二次坏,有个租户自知理亏,深更半夜自己偷偷修锁,结果把锁装反了。后来回来的人不知道,照原样拧钥匙,“咔嚓”,钥匙又断在里头。
第二天,房东骂骂咧咧地又过来换锁。他特意买了个好的,一百八,房子里一共住六个人,平摊,一人三十。
我正好无聊,站一边看他换锁,过一会儿隔壁住着的一个平头出来了,房东喊住他,说门锁又坏了,要换新锁,一人平摊30块钱。
平头不高兴地嘟囔,我操的,这门怎么老坏?天天骗我们钱。
房东当时就不乐意了,拿着螺丝刀站起来,指着他说,谁骗你钱了?你再说一遍!
平头也炸了,你把螺丝刀放下!我他妈最讨厌别人拿东西指着我!
房东不放,两人互骂了一分钟,平头掉头冲进厨房,回来的时候,举着一把菜刀。
我吓懵了。幸亏平头比我矮,我上去一把按住他手腕,把菜刀夺了下来。
然后房东就报警了,说有人要砍他。
平头一看房东报警了,于是他……也报警了。
我只能在一边劝,别报警啊!有话好好说。
顺便趁机把菜刀放了回去。
两个人打完110,继续对骂,警察来得也真快,十分钟就上门了。一个很帅气的警察叔叔,看我们仨一眼,问,刚才谁动的菜刀?
我赶紧说,没有,没动菜刀,就是吵架哈哈哈,哪儿能动刀啊哈哈哈。
警察看我纯属围观群众,笑笑,指指另两位,说,吵架?好说啊,也别在这儿扰民了,跟我上派出所吵去吧。
一提派出所,房东和平头瞬间就怂了,纷纷表示没事儿,已经吵完了,他们自己解决,就不给公安系统添麻烦了。
也是特别有尿性。

后来?后来警察叔叔劝了两句,乐呵呵地走了。
平头和房东开始互相道歉,什么刚才是我不对,太冲动了,我这就去拿门锁的钱,什么我也有问题,下次我注意,别放心上,有机会一起吃饭。
这事儿解决了,我回屋,一关门,才觉得膝盖有点儿软。
还有点儿兴奋,我可是第一次见活生生的警察啊。
但这房子,说什么我也不敢住了。找了个理由,一个星期就搬了出来。

2
第二次租房子,换了个稍微好一些的小区,一所大学的家属院。五道口旁边,结结实实地靠近宇宙中心。
没有房东,是一家地产公司名下的房产,地产公司总部在马甸桥,一群金链子大汉,老板的桌子上,摆着一尊也不知道是镶金还是镶铜的癞蛤蟆。
都宇宙中心了,房租就贵了。我只租得起最小的卧室,和我同租的,一个主卧,一个次卧,两个英国女孩。
对,女孩。我是男的。
不过什么事儿也没发生,生活也不是他妈的写小说。
两个女孩是剑桥的学生,在北大交换一年,汉语说得比我的英语溜多了,所以我们通常情况下用汉语交流,见面打招呼都是,嘿,吃了没?
交流没有障碍,但是大家的生活习惯差别很大。我住群租房住久了,出门一定要把自己屋的屋门锁上,在家开着屋门透气。她们恰恰相反,在家都关着门,只要屋门开着,肯定是出去了。
有一天主卧的路由器坏了,她们让我帮忙看看。我进了主卧,随便扫了一眼,就看到床上没有床垫,床板上潦草地铺了一个床单,床单上扔了一双鞋,被子在地上躺着。
到现在我都没弄明白,她们到底是睡床,还是睡地板。
两个女孩中的一个,特别爱吃,冰箱里堆着十几个金枪鱼罐头,基本上一天一个。有一次我在厨房洗菜,眼睁睁看着她开了一个罐头,放盘子里,然后往上头倒花生油,要拿回屋去吃。
我愣了,忍不住告诉她,这是花生油,不是橄榄油,不能生吃……
女孩眨眨眼,说,嗨,无所谓。
然后就进屋了。

大家都是国际友人,彼此保持着很得体的礼貌。我兴致上来了,会做饭请她们吃。她们经常晚上去酒吧,凌晨回来,醉得东倒西歪的,还记得进门先把高跟鞋脱了,轻手轻脚回屋,免得吵醒我。
其实我都没睡。那段时间赶稿子,特别忙。
我在这儿也住了差不多一年,后来找到工作,因为实在离得太远,就提前转租搬了出去。
两个月之后,她们俩租房合同到期,正好学期结束回国。有一天,其中有一个女孩突然给我发短信,说她们退租的时候,租房公司坚称她们把自己的合同弄丢了,按照规定,不能退押金。
事实上,合同是退租前一天,来检查房子的业务员收走的。
怎么办?找那个业务员?呵呵,早被关照好了,那几天不要去上班,权当没有这个人。
那时候北京的租房市场,这种事儿很常见。
我回短信,说这个不好解决,要不你这样,你和他们说,不退押金,你们就告到英国大使馆去。
过两天,女孩给我回复,说押金退了,她们很高兴。
但后来我才知道,最后租房公司只退了她们一人200,就把她们打发走了。
押金是一人2000。
他妈的。

3
第三次租房子,在公司附近,和两个同事合租了一个大三居。
也是在这个房子里,我养了海带。
一屋三个大老爷们儿,白天一个公司上班,晚上联机打游戏,周末一块儿做顿饭,把厨房弄得和进了贼一样。
房东是一对老夫妻,儿子在一家传媒公司当老板,特别有钱,老两口子住别墅,养大金毛,一年去一次美国度假,平时出门有专门的司机。
大妈非常能聊,第一次来签合同,就给我们讲了她儿子现在的女朋友有多么爱钱,为了骗她儿子的钱,逼着他把一处房产写的她的名字。
第二次来收房租,又给我们讲了她儿子的创业史,从她陪着她儿子来北京打拼,一直说到后来创办了两家公司,整整说了一个上午。
后来我们就不敢让她来了,所有涉及钱的,一律银行卡转账。
租房子的时候是夏天,半年后,冬天,物业试供暖,我们在家打着游戏等暖气上水,等着等着,突然觉得不太对,哪儿来的水声啊?
出卧室一看,从洗手间到客厅,一地的水。
赶紧报物业停暖,接着开始抗洪,擦了一晚上,才把所有的水擦干。中间楼下的住户上来了一趟,水渗到他们家,把他们客厅的吊灯烧了。
道歉,通知房东。房东和物业查了半天,也没查出哪儿的问题,把每个暖气片的阀门都重新拧紧了一次,走了。
过一个星期,正式供暖。那天我们中午出去吃饭,高高兴兴回来,就看到楼下大叔站在我们门口。
叔,串门儿来了?我还嬉皮笑脸地问。
赶紧开门!大叔咆哮,你们家又漏水了!
打开门,果然又是一场洪灾,客厅的水有两厘米那么深。
随后是同样的流程,吸水、擦地,通知物业,通知房东。这次物业带了专业的装修工人来,一查,洗手间地板下头,一根供暖的水管裂了个大口子。
感情是这房子装修的时候,施工队就把这根水管敲裂了,没敢说,居然就在上头铺了瓷砖。

再后来,那个施工队被找回来,重新修了管子、做了防水。
但之后每年到供暖的时候,我都提着一个心,生怕哪儿再出什么问题。
这个房子我住了两年,期间合租的室友换了两拨,最后不住了,是发现这房子房顶渗水,只要一下雨,就会往下掉墙皮。
这可是高层公寓楼啊。
退租那天,大妈没来,但之前她给我打过一次电话,祝我以后工作顺利的同时,又把她儿子创业、现在被一个骗钱的女孩缠着的故事讲了一遍。

4
第四次租房就简单多了,经过这么多次折腾,我有了标准,一不租楼顶的房子,二不租二房东或者坑爹房产公司的房子。
宁可多付那一笔中介费。
现在住的地方,房东说是在机场工作,住南城,就签合同那天我见过他一次,那之后再也没来过。
每季度的房租,我要是忘了,他自己也想不起来。
这回,可算是踏实了。

租过房子的都知道,租房,就是一个和房东、中介斗智斗勇的过程。
网站上看着又便宜又漂亮的房子,电话打过去,百分之百是已经租出去的,然后就是“我们还有一套更好的,您愿意看下吗”?
看房子,约好的时间,房东突然爽约了,或者等房东等了一个小时,终于来了,发现有三拨人都要看这个房子,房东满面笑容、坐地起价。
合同都是坑,短租的不签,半年的不签,住不满一年自己找转租,否则押金不退。甲方的义务基本上没有履行过,乙方要是敢有一点儿违约,就威胁要把你行李扔大街上。
哪怕你老老实实住满一年,退房的时候,又是一场恶战。
什么屋子怎么这么脏啊,电视怎么没信号了啊(其实本来就他妈没信号),墙上怎么有个印子啊。
你完全可以相信,退房时候扣掉的“保洁费”,会在下一个租房的人身上,再收一遍。
到现在为止,我唯一知道的,退押金很爽快的,就是上文说的那对老夫妻。
可能是人家确实有钱吧。

有钱真好。

来源:blog.sina.com.cn/s/blog_7ed7fe650102w98w.html

本站关注微信号 jiudianyuedu_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信号: jiudianyuedu_com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