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宗罪》背后的“八桩事” 20周年回顾主创们的辛酸与囧事

《七宗罪》背后的“八桩事” 20周年回顾主创们的辛酸与囧事

连环杀手电影兴起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约翰·麦克诺顿的《杀手的肖像》,迈克尔·曼的《孽欲杀人夜》和乔纳森·戴米的《沉默的羔羊》为先驱,后两部电影的编剧都是托马斯·哈里斯。1995年, 大卫·芬奇拍了《七宗罪》后将这类电影变成了一种真正的文化现象。编剧安德鲁·凯文·沃克写的是两位警探——一个即将退休,一个新入职与连环杀手之间的警匪故事,而这个凶手的杀人灵感则来自于天主教七宗罪:暴食、贪婪、懒惰、嫉妒、骄傲、淫欲和愤怒,电影震撼人心。

今年正值《七宗罪》播映20周年,这个总共获得3.27亿美元票房收入的电影如今成为了连环杀手类别、乃至电影史上的标志性影片,大卫·芬奇《异形3》惨败后因为这部电影迎来事业第二春,布拉德·皮特和摩根·弗里曼因为这部电影进一步奠定自己的巨星地位。时光网在20周年之际回首《七宗罪》,通过深挖幕后花絮、DVD评论音轨、卡司以及剧组的采访、八卦新闻、选角过程、幕后工作人员、芬奇遇到的各种挑战,给影迷呈现更多鲜为人知的内幕。

1.主演人选原本另有其人

原来警探萨默塞特和米尔斯这两个角色当初有考虑阿尔·帕西诺、丹泽尔·华盛顿和西尔维斯特·史泰龙,但最终花落摩根·弗里曼和布拉德·皮特。同时在斯坦利·库布里克的《全金属外壳》中饰演虐待狂军士长一炮而红的R·李·艾尔米本来要饰演他们俩的对手John Doe。

芬奇说起这个演员时表示:“李非常自信。他试镜了John Doe(就是凯文·史派西的角色),非常棒,因为他就是一个海军陆战队操练新兵的虐待狂。他把这个John Doe演的非常无情——凯文·史派西演的带点可怜,但李演起来就是个十足的坏人,我们又试镜了凯文,我就跟李说,你要不要演警察局局长。他说,行。”

2. 片方不惜高价选用凯文·史派西

芬奇表示他很困惑的是凯文·史派西知道导演和皮特一开始就想让他演这个角色,但是在随后的采访中他却说自己是最后关头才被选上。皮特说:“我们都很想让他演。”芬奇说:“特别是你。因为我知道请他钱不够,但是皮特说这家伙太棒了!所以一开始我们就去找制片人,表示真的很想要凯文·史派西,他们说:走开,凯文·史派西的片酬是天文数字。谢天谢地,皮特最后很坚持。”

3. 皮特特别挑选“土鳖领带”

芬奇回想起皮特对这个角色的辛苦付出,他抛开明星的包袱,全身心的去演绎这个人物。他记起当初服装师跟他汇报皮特想在影片中戴的一系列领带,这领带在镜头前并不好看,但是也许对一个刚从小镇出来到一个大城市就职这种尴尬转变的警探来说是合适的。“Mike Kaplan走进来跟我说,皮特真的想要这条领带,我不知道你看到以后会不会喜欢,因为这是一个系列。他拿着一衣架已经绑好的领带;花纹各式各样,有棒球的,有篮球的,有橄榄球的,还有一条类似足球的花纹。”

“我说,太棒了,当然可以!米尔斯(皮特的角色)根本不关心领带长什么样,”他回忆道。“他在寻找他喜欢的东西,就像孩子找黑武士的床单一样。”

4. 删减了谈论同性恋的戏份

芬奇还记得有一幕,进一步暴露出米尔斯这个人保守的世界观,米尔斯邀请萨默塞特(摩根·弗里曼饰)来家中和他以及妻子翠西(格温妮丝·帕特洛饰)共进晚餐。芬奇说:“我们剪掉了谈论同性恋的戏。在这对夫妻狭促的公寓里,萨默塞特卸下手枪吃饭,一张纸掉到了地板上。格温妮丝说,你掉了东西。他捡起来。她问,这是什么?他说,这是我的未来。她说如果大卫看到,他肯定会说,‘你是个同性恋’。这一幕会让观众受不了,但是我喜欢。”

皮特表示很支持,即便这会让他这个角色减少魅力。皮特坚持说:“这很精确。因为这个人来自于郊区或者美国中部地区,天生恶心同性恋。他从未接触过同志,但是他觉得他什么都懂。他从来不知道他遇到过同性恋,然后他调到了这个大城市。所以这很说得通,环境影响一个人的观念。”

5. 皮特在多场戏里掩盖伤口

皮特拼命三郎的性格最终让他受伤:在一场米尔斯追逐John Doe的戏中,皮特在穿过一条满是雨水的路,跑过汽车引擎盖的时候滑倒,撞到了刮雨器上,结果手受伤了。虽然沃克可以把受伤的情况嫁接到接下来的剧情中,但是芬奇拍戏的顺序是打乱的,所以要求工作人员用服装掩盖受伤的地方,一直到电影的最后几场戏。在米尔斯和萨默塞特在萨默塞特的办公室肩并肩工作的那场戏,仔细看你可以从皮特的表带下面窥到伤口。即便如此,皮特仍然说这场追逐戏是整部电影最有趣的一场。

6. 执行制片人去探班都表示“无法直视”

因为这是一部连环杀手电影,有很多部分演员都会在一种不愉快、不舒服的情境中,而执行制作人林恩·哈里斯偶尔到片场溜达一下就被惊呆了。当时芬奇正在拍“暴食罪”的犯罪现场, “这个场景搭建在一个平台上,我们用塑料纸把所有地方都包起来,以便控制蟑螂,因为你一放它们出来,用手电筒照到他们,他们就会四散到木制品中逃走。”他回忆说。“林恩·哈里斯到了场地,当时Bob(受害者)已经化了10个小时的妆,他从化妆室来到场地,一副濒死的摸样。他当时带了美瞳,非常白,身上画满静脉。他坐在这张椅子上,嘴上带着水中呼吸器,将脸埋在一碗意大利面里,通过管子呼吸。他端坐起来,你们电影里看到的跟我们在片场看到的一样黑。”

芬奇说:“这个平台是悬空建在地面上的,四周围了墙,用垃圾袋包裹着,角落都用凡士林涂上,这样蟑螂就不会逃走,那是相当恶心。四处溅满番茄汁,腐烂味刺鼻——我们拍摄前一周就已经布置好了。臭死了,有个高大的男子死在那里,每个人进片场之前都是湿的,用水泡过了。林恩大概看了两眼就走了:‘好了,再见!’”

7. 剧组为追求真实效果一度“失联”

芬奇说,大多数的拍摄过程都非常流畅,新线电影公司的高层们也都非常支持他对影片的极致追求,特别是皮特和弗里曼两个人。不幸的是,这种追求偶尔也会带来困难,比如高潮戏中,John Doe带着米尔斯和萨默塞特两个人出城看最后两个受害者。沃克和芬奇需要想出一个地点,是可以让角色能与外界断了联系,结果不仅仅实现了,而且实现得过头了。

芬奇解释说:“我们选了一个有很多电线的地方。摩根平常可以用无线电联系总部,当他们到电线那边的时候,他的声音就因为电线被切断了,John Doe选了一个在电线下面的地方,这样无线电就被毁了。我们自认为这个安排绝对完美。于是我们去了那儿拍这场戏,当然,信号果然切断了!用对讲机的时候,你根本没办法从地方上遥控直升机。所以我们不得不用手机指示演员,用我的手机打给大本营,大本营再用无线电跟直升机联系。所以中间就有2分钟的延迟。”

8. 当年的摄影小组都成了“芬奇御用”

看看芬奇当初招募进来的幕后人员,每一个摄影导演之后都和他合作过:戴瑞斯·康吉,《七宗罪》的电影摄影师,之后和他合作了《战栗空间》;摄影师哈里斯·萨维德斯合作了《心理游戏》和《十二宫》;摄影助理杰夫·克隆威斯合作了《搏击俱乐部》、《龙纹身的女孩》和《消失的爱人》;摄影助理康拉德·W·霍尔合作了《战栗空间》;灯光师克劳迪奥·米兰达合作了《本杰明·巴顿奇事》。

影片不仅拍摄手法高超,而且演绎完美,震惊了观众,改变了主流电影市场的走向;芬奇说,从一开始,他就想要《七宗罪》成为人们一提起《七宗罪》就会说“头放在盒子里的那部电影”。同时他也迎来了事业第二春,开启了一条成就自己成为业界享有极高盛誉、最受尊敬的电影制作人之路。独具匠心的创意、手法高超的导演,才华横溢的演员使得影片成为真正的经典。让人不安但又无法抗拒,高于现实又忠于现实,瞬间的震撼却又有持久的共鸣。

来源:时光网 http://news.mtime.com/2015/10/29/1548262.html

本站关注微信号 jiudianyuedu_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信号: jiudianyuedu_com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