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蚁力神”靠动作戏勉强救场

尴尬的“蚁力神”靠动作戏勉强救场

在漫威的电影体系中,《蚁人》位置很尴尬。前面的《美国队长2》在叙事上返璞归真,重新拾起经典谍战片的腔调,颇为出挑,而《复仇者联盟2》用腻死人的大规模特效,把打砸抢烧和毁天灭地做得盆满钵满,到了《蚁人》这里,对比之下,规矩平庸的叙事与分量不足的特效就显得格外扎眼。因此,这部电影仅剩的趣味,便是借助“能大能小、能长能短、能软能硬”的超能力特性所设计的几场动作戏。

慢节奏前戏枯燥无味

《蚁人》与当年的《钢铁侠》相似,前戏冗长,而且剧作水准差强人意。《钢铁侠》好歹还有恐怖分子劫持的戏份制造了一丝紧张感,而《蚁人》的前半部分,却完全沦入到俗烂的为“浪子回头”大做铺垫上。我们的主角一定是失意的(为劫富济贫而入狱)、一定是内忧(家庭破裂,老婆带孩子再嫁)外患(出狱后找不到工作)并存的、一定是走投无路的,最终一定是歪打误撞成为“超级英雄”的。从电影来看,这些刻板、琐碎、模式化的情节,是好莱坞烂大街的流水线零部件,极大地拖慢了《蚁人》的整体节奏,开局不利。

尴尬的“蚁力神”靠动作戏勉强救场

造成这个局面的原因除了受制于成本压力,无法保障从头打到尾,更重要的是故事本身的吸引力太低。这也是漫威电影一贯的通病——强有力地塑造人物、强有力地堆叠特效,却在叙事环节得过且过。要知道,即便这些超级英雄们的制服再拉风、装备再酷炫,也不过只是徒有其表,缺乏本质的内心性格。比如钢铁侠让人记住的只有飞来飞去和耍贫嘴;雷神就是个拎着锤子的傻大个儿;美国队长原本也是傻里傻气,但在《美国队长2》中通过“谍中谍”的权力斗争,不仅展现出了他内心的纠结与忐忑,还顺带为他的智力属性加了分,这才是塑造人物真正需要的剧情设计,而决非是内裤穿里面还是穿外面那些耍花招的伎俩。

《蚁人》的确想要去为主角塑造内心世界,借着父女关系这根主轴,去展现他的犹豫、抉择、本善与勇气,然而具体执行上却是一派胡来:父女之间痴痴的相爱、夫妻之间莫名的仇恨,一切都没头没脑,仿佛每一种情绪和关系都不需要来龙去脉,可以直接硬上,所以,《蚁人》花了大量的篇幅并不是解释斯科特·朗(蚁人)为何如此狼狈不堪,只不过是做做样子,告诉观众这是一个“被迫陷入困境”的好人。没有过程和原因,只有结果,这是很难让人产生认同感的。

尴尬的“蚁力神”靠动作戏勉强救场

讲不烂的黑科技

漫威电影里永恒不变的话题就是“黑科技”,《蚁人》同样如此。主角斯科特·朗没有什么超能力,也不是天外来客,他和托尼·斯塔克一样,是个科学家(原著漫画中,他参与了“神奇四侠”的研发)。“蚁人战衣”也跟“钢铁战衣”命运相仿,他们被超级天才的科学家发明出来,并被这个有良知的科学家要么封存起来、要么献给祖国,武装美国军队,绕不过的矛盾则是恐怖恶势力也要谋取这个“大杀器”,争夺战就此展开。

现在漫威电影宇宙中的几位主角,除了乱入的雷神脱胎于神话之外,其余大抵都是按照这个套路产生的:美国队长是战争时代的秘密武器、钢铁侠是反恐时代的旗兵、绿巨人是基因改造的产物、蚁人更被形容为未来战争的士兵标配。科学家、大型黑科技公司、军队、恐怖分子,这几个关键词组合在一起,就是漫威的超级英雄个人传记电影的骨干,而当这些从黑科技中走来的“超能士兵”组队的时候,他们就不仅仅用来惩治地球上的虾兵蟹将,而是对抗来自外太空的异族入侵。

尴尬的“蚁力神”靠动作戏勉强救场

从这个套路上也可以看得出,漫威电影是标准的美国主旋律电影,黑科技催生高新的军用技术,帮助美国军队巩固“世界警察”的地位(其实就是想打谁打谁),并最终承担起保卫地球的重任。

《蚁人》中,除了针锋相对的蚁人战衣、黄蜂战衣,还有教授研发的对各类蚂蚁的掌控,也是黑科技的体现。“蚁人”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必要的时候,他能够成为整个蚂蚁世界的国王,带领各类蚂蚁共同进退。当然,我们也没必要吹毛求疵地去找科技硬伤,影片虽然标注的年代是“现在”,但我们必须懂得,虚构的漫威世界跟我们压根儿不在一个维度内。

动作戏充当了救命稻草

前戏冗长、主题重复,看上去《蚁人》已经几乎无药可救,好在影片的后半部分贡献了几场较为新颖的动作戏,勉强提升了一下影片的可看性。

《蚁人》中动作戏以及特效的使用,基本上都在围绕着蚁人可变尺寸的特性展开。当然,用这个做叙事主推动力并不是《蚁人》的独创,《美国队长》的导演乔·庄斯顿早在1989年就拍了《亲爱的,我把孩子缩小了》,《蚁人》中缩小后的小人面对硕大无比的浴缸、草坪、老鼠等等所产生的戏剧冲突都很似曾相识。不过,即便如此,《蚁人》还是找到了一个新鲜的套路来把这个概念玩得更炫,影片中“蚁人”收缩自如、忽大忽小的转换,为动作戏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

尴尬的“蚁力神”靠动作戏勉强救场

其中,“蚁人”与“猎鹰”的战斗,不仅交代出“新英雄”与“复仇者联盟”的关联,同时还把这种“差异化格斗”展现得趣味十足。而最后“蚁人”与“黄衫”的大战,更是成为影片的亮点,导演尤其注重宏观与微观之间的反差戏剧效果,从激烈的战斗场面突然拉回到相对静谧的现实空间,制造了不俗的喜剧感。

《蚁人》作为漫威电影第二阶段的收官作,仿佛走流程一般地带出了两个彩蛋,都是为第三阶段做铺垫,一个是带出《蚁人2》,另一个则是为《美国队长3》做引子。然而就这部电影来说,如果没有后半段这些有趣的动作戏救场,《蚁人》也许会成为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这也给漫威提了一个醒,无论是将要开发的新角色,还是已经登场多次的老英雄,都需要拿出更有质量的故事,而不能单纯依靠特效场面充当救命稻草。
via

本站关注微信号 jiudianyuedu_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信号: jiudianyuedu_com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