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脆弱,你只是对痛苦上了瘾

痛苦就像黑夜女巫,既让你恐惧,又让你着迷。每一个人的生活里,都不能缺少它,也不可能缺少它,并且会追逐它。你不是脆弱,你只是对痛苦上了瘾
参加过一个小聚会。什么会?外行人称,不正常人类大趴踢。懂行的则会说,哈,康复经验交流会!嗯,就是一帮有病的人,聚在一起,分享各自的病。精神病的病。

大家围成圈圈坐着,轮流叙述往事、剖析自我,场面非常感人,许多人的眼泪干了又流,流了又干。

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讲他的失恋故事。

那时,他还很年轻,在一家国企做技术测量,遇见一个姑娘,她是发廊女,懂风情,解人意,他孤独入骨,无法抗拒那温柔,眼一黑,一头栽了进去。

他不要命地对她好,无底线,不设防,他将百分之九十的存款,取了出来,用来讨好她。并且,像她妈一样照顾她。

她要是饿得慌,他就给她做面汤。

她要是冻得慌,他就给她买衣裳。

她要是闷得慌,他就给她解忧伤。

她要是想爹娘,他就陪她回家乡。

……

还写诗,还玩惊喜,还送花送饭,搞风搞雨,还动不动就来上几句咆哮,滋不滋道我爱你啊,我爱你啊……

总而言之,那时候的他,就是一个杜十娘+福尔康+马景涛的综合体。执拗得不可思议,炽烈得不可思议,浮夸得不可思议。

但他在与领导的一次秘密旅游后,他发现一顶漂亮的绿帽子,早在半年前,就给他端庄地戴上了。她面对风尘仆仆、性致勃勃的他,问:“你们副总从长白山回来了吗?”

当时他就震惊了。因为旅游的事是行业秘密,他不曾告诉她,亦不曾告诉她与谁同行。

他反复追问,终于知道了真相:女友早在半年前,就和他的领导好上了。那男的,是一万恶的有妇之夫。

他被现实雷得外焦里嫩,动弹不得。后来,分了手,辞了职,关在一个小屋子里,闭门不出,专心致志地悲痛。每天只吃半碗泡面,睡得极少,瘦成纸片,大风来时得抱树,暴雨来时得扶墙,一个正常成人弹弹小手指,就能完败他。

按这个姿势,他坚定不移地悲痛了两个月。每天,瘫在床上,看着日头出了,日头落了,日头又出了,日头又落了……正如李白所说,举头望明月,低头舔旧伤。

最终,他还是结束了这段时光。

为啥结束呢?

不是他忽然智商开挂,醒悟到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偏在发廊找;也不是他觉得天生我材必有用,老鼠儿子会打洞。而是,钱没了。他不想死,从屋子里走出来,重新工作,重新做人。

后来,我问他:“那段时间痛苦吗?”

“痛苦得不行了。”

“为什么那么长时间,都不主动改变呢?”

“其实,痛苦是会让人上瘾的,和幸福一样,也有另一种快感……”

听了这话,当时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在我的认知里,痛苦之所以痛苦,就在于大家对这玩意儿的排斥感。NO,别过来,别过来,你得到我的心,也得不到我的人!

没想到,还有人像享受幸福一样,享受它。更震惊的是,当我环顾四周,发现他不是个例。

王二失业在家,他明知只要投放简历,就可以重新就业,但他没有,他呆在家里,反刍自己的无能;

张三明知拔弄伤疤会疼,还是不断去触碰;

李四明知男友有暴力倾向,不离开,在拳脚与威胁中度日,并且,无意识地激怒他,迎接如约而来的痛苦;

赵五生活无忧,但他最热衷的,是祭起招魂幡,召回自己的悲惨童年;

……

伤害发生以后,它并不会彻底game over,而是被我们的记忆挽留着,存在潜意识中,寻求再表达。越深刻的伤害,驻扎越牢固,越不会被放下,重现概率越大。因为这些执念,负面情绪像锯子一样,反复切割内心,让我们痛不欲生。

这种重复制造痛苦,唤醒痛苦,并沉溺于痛苦的现象,就是对痛苦成瘾。

承认吧,熊孩子们,痛苦就像黑夜女巫,既让你恐惧,又让你着迷。每一个人的生活里,都不能缺少它(有痛苦,才有快乐。情绪零值,就是麻木),也不可能缺少它,并且会追逐它(人类奏是这么任性)。

什么?what are you 说啥嘞?三八,那祝你天天痛苦,鼓得白!

别愤怒,来,姐姐给你讲道理。

1,痛苦有一种见鬼的文艺气质。

很久很久以前,我认识一个公务员,他有头有脚有鼻子,和正常人类没什么不同。不过,他有一个嗜好:让自己流泪。

闲得没事,该哥们就会关上门,拉上窗帘,打开电脑,美美地放上几首伤感的悲情歌曲,干嘛呢?催泪。

公务多么平庸,幸福多么乏味,痛苦才是王道。简直超凡脱俗,与众不同,很有B格呀。

如果不是这样,为啥伤感歌曲人人爱听,悲剧小说人人爱读,虐心电影人人爱看,忧伤签名人人爱用,并且,评价说,嗯,这个,不错哦,很有感觉。

举个栗子。

同样是左小诅咒的破歌,《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比之于《我也爱当代艺术》,点击率就要高得多(虽然大多数人听了之后想问候他母亲);

同样是莎老师的作品,《罗密欧与朱丽叶》比《威尼斯商人》受欢迎;

同样是莫妮卡·贝鲁奇的电影,她在《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比《黑客帝国2、3》的表演,更深得人心。

为毛?

因为有一种悲伤的气质呀。

而悲伤,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与自省、低温、不争、洁净、安静、高贵、内涵等质素相辅相成,相亲相爱。而这些质素,都是文艺的内核。

2,痛苦带来奇妙的快感

痛苦这么虐,我们还是趋之若鹜呢?我们是不是贱?

孩子,你啥都好,就是太诚实了。不过,没答到点子上,扣十分。真正原因是,痛苦会刺激多巴胺,滋生快感荷尔蒙!

哺乳类脑中的边缘系统是情感中枢,其中痛苦中枢,恰好与快感中枢为邻。它们靠得如此之近,以至于痛苦中枢放一个大招,快感中枢就会浑身颤抖随身受不了。

记得阿城写过一文章,谈爱情与化学,他说,女性常会在性高潮之中或之后哭泣,雄猿猴在愤怒的时候,阴茎会勃起,一个小提琴高手,凡拉忧郁的曲子,裤档里就会硬起来,实在尴尬。

无独有偶,在西方,也在类似的研究。

去年,麦吉尔大学的Robert Zatorre,及其神经科学家团队发表报告称,令人情绪激动的音乐,可以使大脑主管愉悦和奖励的中心,释放出多巴胺,类似于美食、性爱和毒品的效果。音乐积极时如此,音乐极度悲伤时,也是如此。

所以,沉迷于痛苦,每天都像在SM,又有自虐般的快感,又有自艾自怜的满足感。跟你讲,老嗨了!

3,痛苦带来自我封闭的安全感

人的内心其实一直在拒斥进步。

许多人选择拥抱痛苦,因为幸福需要努力。而痛苦,给了我们懒惰的正当理由,不努力的心理借口。

工作无法完成,嗷呜,因为我失恋了,这几天很痛苦。

人际关系很失败,因为我被人爆菊了,这几天很痛苦。

承诺无法兑现,唉,因为我七大姑的八大姨的二大舅的侄孙的儿子的表叔的堂弟被人打死了,这几天很痛苦。

……

痛苦成了免责的盾牌,成了困难的避风港,成了一个安全的洞穴,将你安放在其中。

它让你自我设限,不去突破,在幽闭的物理空间和心理空间中,得到熟悉的安全感。

它让你不用去创造,不必自我激励和责罚,不用奋斗,不用面对工作被评价的风险。

它让你盯紧自己,仿佛你是世界中心。

什么?你说你不服?不服就是不客观。

4,痛苦会受到关心

还有人痛苦成瘾,是因为痛苦是一种会带来关心的奖励机制。

你在朋友圈展现自己的无望,打电话给亲友哭泣,在微博上晒穷,在QQ空间展现自己的崩溃。

所有这些,都是一种暗示:你希望你的痛苦,能撞疼他人的心,从而提醒他人,来安慰我吧,欧巴,阿加西,快来关心我帮助我照顾我爱我斯密达。

你看,我这么苦逼,你怎么能不给予我情绪上的关心?

你看,我这么弱势,你怎么能不给予我一些特殊照顾?

基于人类本能的同情,你可能会得到一小丢丢收获。但在这样一个盛产悲剧的年代,大多数看客的同情G点,已经越来越少了。别人的痛苦,在远方。远方,那就是与我无关,只是一出戏。

你创造了多少同情,也就使多少同情萎缩。

下一次痛苦来临时,你就得加大剂量,方能收获同等反馈。但,类似游戏玩了几次,你就会被归入朋友圈的“弱者婊”行列。小主,黑名单请吧!

痛苦固然容易让人沉溺,然而,你一定要记得,处在低谷或不和谐的亢奋中,必然会不断自毁。

假如你想积极而阳光地生活,请先克服自己,不要贪恋生命消极的模式。这并不容易,但也不难。就像你铁了心要羽化成蝶,一定要告诫自己:我不能贪恋毛毛虫的状态,这是不好的。

最后,如果你已经努力,依然无法改观,由痛苦恶化为抑郁症,千万别作,赶紧来看病,我们正围成圈圈,坐在这里等你呢。

我们的医院是花园,花园的病人真鲜艳,啦啦啦啦啦啦啦……(来源

本站关注微信号 jiudianyuedu_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信号: jiudianlantu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