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辉:《我是路人甲》最大的败笔是励志过猛

2015-43971097 文\影评人: 李思辉(知名评论员、资深媒体人)

禁不住梁朝伟那篇影评的怂恿,去看了尔冬升的新作《我是路人甲》。观影前先看了预告片,里面有个桥段很抢眼:全景镜头下,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煞有介事地说“苏格拉底说,人类的幸福和欢乐在于奋斗,而最有价值的是为了理想而奋斗!”

当时我就琢磨,这句话莫非就是贯穿电影的主旨?带着疑问往下看,大约到了下半场片中才出现这句台词。场景设置是这样的,一个叫覃培军的“路人甲”坐在三轮车上,对着追上来的同伴“蹦格言”,孔子、孟子、鲁迅的名言说了一大通,最后才是苏格拉底“劝人奋斗”的那两句话。

恕我直言,在没有情节交代,缺乏情感酝酿的情况下,突然出现这么一大段文绉绉的话,很有些突然。尤其是在影片突出写实感,强调还原群众演员草根本色的大基调下,猛地出现这一茬,实在是突兀得很,它破坏的是影片叙事风格的和谐,打断是观众情感的连贯性——这种打断并不能起到让人耳目一新的效果,相反,心灵鸡汤式的说教,有点惹人反感。

导演可能是想藉此达到点题和励志的效果,调淡影片投射出的残酷感。可这种残酷感原本就是现实的映射。影片中“横漂”追梦的艰难、生活的窘迫、复杂的遭遇、梦想的遥不可及,正是千千万万群众演员的生存现状。电影既然要“触摸现实”就应尽量与现实保持默契。这并不是说不能有励志的元素,可以有,但不可太过,不必太生硬。

其实,励志和正能量,尔导已经运用镜头语言做了很好的表达。比如,张国鹏和王婷的爱情故事。两个人都是“横漂”,生活局促、现实逼仄。但男的能够始终积极向上,女的能够为他放弃富二代的诱惑,这本身就很具感染力。影片极少运用特写镜头,两次特写聚焦的都是他俩的吻戏,赞赏草根、鼓励追梦的用意很明显。最妙的是张国鹏乘三轮车追汽车的那一段。三轮车翻倒,王婷回头看到这一幕,镜头内反打到张国鹏脸上,他也深情地注视着她。“你就是我的梦想”,这一瞬,相顾无言胜过千言万言。

再比如前面提到的那个覃培军。他以前是个矿工,在矿难中捡回性命,所以对“横漂”的种种艰辛坦然承受。小酒馆里,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为什么来横店,哀叹梦想的遥不可及,他一说话大家就沉默了。片中他现身说法,给同伴打气,劝人积极向上,这种情节设置和语言表达令人信服。

励志也好、讲道理也好,有这些情节设计就足够了。袁咏仪给两个“路人甲”讲女人经:“感情不要求回报,真的坚持不下去了的时候,你自己就知道了”,就已略显多余。但这种有些“港式智慧”的对话也还能够接受。再到张国鹏的母亲在电话里讲人生的道理,到最底层的群众演员、矿上来的小兄弟,满口的孔子、鲁迅、苏格拉底,就已经近乎《道德讲堂》式的说教了。

正如梁朝伟所说,群众演员表演时常常“用力过猛”,以致适得其反。尔导在励志和讲道理时,显然也有些用力过猛。过犹不及,这恐怕是《我是路人甲》最大的败笔。

当然,我必须承认《我是路人甲》是一部很棒的电影。无论是在对群众演员这一非典型性群体的塑造上,还是在对现实主义叙事风格的把握上,尔冬升都做得很成功。更值得一说的是,影片的角色扮演、场景设置、镜头语言无不体现着浓厚的人文情怀,隐隐勾连起人们的同情和反思,在偶像剧、谍战片泛滥的当下,这种悯人的情怀殊为难得。相对于这些,影片主旨表达上的“用力过猛”、说教的突兀感就变得可以原谅了。毕竟,瑕不掩瑜。

本站关注微信号 jiudianyuedu_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信号: jiudianyuedu_com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